当前位置: 首页 > >

社会网络分析法探讨团队成员社会网络对偶互动与知识资源之影响

发布时间:

社会网络分析法探讨团队成员社会网络对偶互动与知识资源之影响
任庆宗 刘士铭 黄楷茵 国防大学国防管理学院后勤管理研究所助理教授 国防大学国防管理学院资源管理研究所研究生 国防大学国防管理学院资源管理研究所研究生

摘 要
团队成员彼此间的背景不同,所拥有的知识、技能、经验等知识资源亦不相同。对组 织而言,促进成员间知识资源的交流,将是成功创新的关键。而知识资源主要来自于人际 间的互动。本研究以国内某研发单位内752位成员为对象,结合社会交换理论、相似/吸 引典范及网络理论,从团队成员对偶互动观点,来探讨任两者在社会网络的互动程度对资 源 交 换 程 度 的 影 响 , 并 以 社 会 网 络 分 析 之 MRQAP 法 (Multiple Regression Quadratic Assignment Procedure)进行分析。 结果发现, 团队成员彼此间在社会网络的互动相似程度愈 高,知识资源的交换程度愈高。 关键词:社会网络、对偶互动、知识资源。

The Impact of Dyadic Interaction among Team Members on Knowledge Resource: Social Network Approach
ABSTRACT
The demographic difference of team members usually implies the diversity of knowledge, skill, experience and resource within team. To organization, improving knowledge exchange among members has always been the successful innovation factor. Knowledge exchange mainly results from personal interaction. This study, combined social exchange theory, similarity theory, and network theory, surveyed 752 subjects from a famous R & D unit in Taiwan and probed the influence of social network interaction on resource exchange from the dyadic perspective by multiple regression quadratic assignment procedure. The result shows that the similarity of dyadic interaction has positive impact on the knowledge exchange. Key words: social network, dyadic interaction, knowledge resource

1

一、 前言
知识经济时代的来临,知识已经变成组织创造价值的重要资产,知识管理更是知识经 济时代组织成功的关键要素。先前学者指出,知识创新则来自于人际间的互动,唯有透过 组织成员间的交流,才能促进创新知识的产生。因此,从组织成员互动的角度来探讨知识 管理,便显得异常重要。而社会网络分析是一套个体属性及组织成员间关系网络结构的分 析方法与技术,其主要目的即在探讨人际间互动及成员间的交流情形。故以社会网络分析 来探讨知识管理相关议题,为目前国际学术研究的显学,亦为本研究之焦点。 另外,有关社会网络分析之相关研究,其资料之搜集系采用网络成员互评方式,并根 据全体网络成员具名的填答资料,形成个体成员的自我数据,故其衡量的结果相较于传统 自评量表之个人数据由填答者主观认知产生,更具客观性但也相对较为困难。因此回顾以 往有关网络理论所进行之研究,大多属于概念性或传统自评之非关系性资料所做之调查。 实证性的研究,亦仅局限于小样本,鲜有运用网络问卷的完整实证分析。而本研究由于获 得研究对象之协助与配合,克服了社会网络分析最困难的具名问卷及关系性资料搜集,为 一完整大样本之实证调查报告。 因此,本研究最主要目的系探讨团队成员在社会网络中的对偶互动程度,对知识资源 交流程度的影响。亦即任二者在社会网络的互动程度,是否将对此二者造成知识资源交流 程度的差异。 并以社会网络分析软件UCINET6.0之MRQAP法进行实证分析。 而透过网络问 卷所搜集到之关系性资料,将可客观反应其分析结果。

二、 文献探讨与研究假说
2-1 知识与知识资源 Davenport & Prusak(1998)将知识定义为一种流动性质的综合体;包括结构化的经验、 价值、以及经过文字化的信息,并包含专家独特的见解,为新经验的评估、整合与信息等 提供架构。DeLong & Fahey(2000)则认为知识是人经过深思熟虑的产物或经验,它是一项 资源,潜藏在个体或团体中,或深埋在例行事物中,能够提升决策制定的能力和行动,以 达成组织的目标。Huseman & Goodman(1999)则指出知识是经验(experience)、事实(truth)、 判断(judgement )、直觉(intuition)与价值(values)萃取得到的「信息」 。而国内学者方世杰、 方世荣(2000)则以一般性观点,认为知识是一切有系统之组织性资产,其目的在解决组织 经营上所面临之各种问题,包括生产、营销以及组织管理等。另外,张吉成、周谈辉(2004) 则从知识的功能、结构与内涵来诠释知识,并指出就功能而言,知识的本质是「有系统的 结构化信息」 ;就结构而言,知识具有「逻辑性思考」层次的完整系统结构;就内涵而言,

2

知识呈现「具有累积与转化价值特性」 。 对于知识的分类,Polanyi(1967)首先提出知识内隐性(tacit)的概念,并认为内隐知识存 在于个人, 是无法诉诸文字或语言表达的知识, 例如经验、 直觉等。 Nonaka & Takeuchi(1995) 亦将知识分为外显(Explicit)与内隐(Tacit)两种:所谓「外显知识」是指可以用文字和数字 来表达的客观及形而上的知识。而「内隐知识」则是无法用文字和句子来表达的主观且实 质的知识,属于特殊情境的产物。Nonaka & Takeuchi(1995)并指出,内隐知识是日本企业 竞争优势的来源,其主要传播途径是透过人际间的互动及交流。 另外,依据「资源基础学说」(Resource-Base Theory)的论点,吴思华(2000)认为资源的 特性包括独特性、专属性及模糊性;林晋宽(1995)则认为资源具有不可言传性及不可交易 性。而Miller & Shamsie (1996)则将资源分为「资产基础的资源」(property-based resources) 及「知识基础的资源」(knowledge-based resources)两大类。资产基础的资源包括财务资产、 物质资源、人力资源等。所有者(owner)对这些资源享有清楚的财产权,并有权利去使用这 些资源,任何人不能在未经所有者同意下取走资源。而知识基础的资源是指所有者拥有的 无形专业能力(know-how)及技能。因为知识基础资源具有模糊性及知识与信息的阻碍,他 人无法轻易的复制或模仿。隐性的技术诀窍、技能以及不受专利保护的技术和管理系统, 都属于这个范畴。Hall(1992)即提到,内隐知识、技术与不受专利权保护的科技系统和管理 系统,皆属知识基础资源。更有学者指出知识是公司的重要资源(Spender,1996),在快速变 动的环境冲击下,组织惟有透过人际互动不断创新知识,才能不提升组织竞争优势。 综合上述学者对知识的定义、分类及资源基础学说之论点。本研究认为, 「知识资源」 为组织知识创新及价值创造的重要资产,它主要来自于个人经验与直觉的内隐知识,无法 完全仰赖文字语言的传递,必须透过人际互动的平台才能进行移转,亦即组织内部成员彼 此间的人际互动程度愈高,从群体人际网络所传递出来的知识资源的交流程度,也会相对 的增加。 2-2 社会网络理论 社会网络之概念最早源起于西方社会学及人类学相关之研究,其目的在探讨人际互动 关系的社会结构对特定个体所产生之影响(任庆宗,2003)。1960年代后期,社会网络概念 被学者接受,并运用于各种相关的社会科学研究中。研究社会网络的焦点,主要环绕在某 种关系内容下的关系连带,其中又有两大主轴:第一、从行动者之间特性的同构型或歧异 性,来探讨关系连带的强弱;第二、根据行动者在所处网络的位置结构来探讨关系连带的 优势,并带出了社会资本的概念(周丽芳,2002)。 2-2-1 网络中心性

3

每个行动者在社会网络结构中皆有其所处的位置,结构位置会影响个人所能控制的资 源,中心性是网络分析中常被用来检测行动者取得资源、控制资源可能性的结构属性(张火 灿、刘淑宁,2002)。Ibarra(1993)亦认为,个人如果位于组织的中心位置,将较可以控制相 关的资源并享有较多的利益。而Freeman(1979)则指出代表中心性概念的三种形式为程度中 心性、中介中心性及接近中心性。此三者内涵分述如下:

(一)程度中心性(degree centrality):程度中心性概念主要是用来衡量一个团体中最主要的中 心人物,程度中心性愈高者,表示其在网络中和较多的行动者有关连,且拥有较高中 心性的行动者,在网络中拥有的非正式权力与影响力也较多(Krackhardt,1993)。 (二)中介中心性(betweenness centrality): 中介中心性是衡量一个人是否占据了在其它两人联 络的中介位置。也就是说,一个网络中每两两成员的互动必须透过某行动者的中间介 绍,中介性指数较高的行动者,其引导信息资源流通的机会也较多,亦即占据了操纵 信息资源流通的关键性位置(Burt,1992)。 (三)接近中心性(closeness centrality):接近中心性则能够衡量出社会网络的全域中心性 (globally centrality),并藉此判断一个人与其它人的接近程度,与他人距离越短,接近中 心性愈高,表示其能较快速取得信息。 2-2-2 网络分析型态 Krackhardt(1993)指出,组织当中的网络类型有三:咨询网络(advice network)、情感网 络(friendship network)及信任网络(trust network)。根据过去的研究指出,有四种主要的社会 网络常被提出做为网络分析的基础(施淑惠,2000;杨逸民,2000;张火灿、刘淑宁,2002): 咨询网络、情感网络、情报网络(information network)及信任网络。以下分别说明之:

(一)咨询网络:咨询他人或被他人咨询之范围大小,咨询网络中心性高的人,可能具有取 得信息与控制信息的潜力。 (二)情感网络:成员与成员之间的交谊,情感网络中心性高的人通常与同事间有情感性支 持或联谊活动,可能从中获得相关资源。 (三)情报网络:正式或非正式情报向谁传递或向谁求证,情报网络中心性高的人通常能掌 握组织内许多正式或非正式的情报。 (四)信任网络:主观认定信任他人之范围,信任网络中心性高的人,表示其能赢得大多数 人之信任,进而获得更多的信息。 然而除了上述网络分析类型常被提出做为分析的基础外,依各研究者的需求不同,亦 可采用不同社会网络型态,例如友谊网络、八卦网络(吴毓淳,2002;陈荣德,2004)。
4

2-2-3 网络分析层次: 社会网络分析依照研究目的及资料搜集的不同,亦有不同的分类,有学者(Borgatti, 1998)将其分为二大类:一为以个体为核心所形成的自我中心网络(Ego-centered Networks), 主要是强调以成员(包含个人、团体、组织或国家)与其它成员的连结,分析的重点在网络 中的连带与位置,如强连带、弱连带、中心性、结构洞等;其次则是以完整网络(Whole Networks)为分析焦点,强调网络结构中集体成员(团体、组织、社群、区域、国家等,相 对于个体成员)的结构分布。分析的内容包括网络的密度(density)、集中度(centralization)、 次团体(cliques)等。 另Knoke & Kulinski(1982)则将社会网络分析的层次分为四个层次,各层次之概念与内 涵分述如下: (一)自我为中心(ego-cnetric)网络:包含一个行动者与行动者连结的关系,行动者的属性与 关系的数量、内容为分析的重点。 (二)对偶(dyad)网络:此种分析以一对(pair)行动者间的连结关系为研究主体,除了分析行 动者的各自属性与连结关系外,行动者间的属变异、连带内容的对应关系,亦是分析 重点。 (三)三角(triad)网络:此种分析层级以三个行动者间的连结关系为研究主体,主要关注为三 者间是否存在着传递效果,除了类似对偶的分析外,还可进一步探讨两两间关系如何 受第三者的影响。 (四)完整网络(complete network)分析:此为最复杂的分析层次,研究对象包含特定界限内 的所有行动者间的关系。也就是在某特定的范围内,研究该范围内所有行动者的关系 状态,例如:团队、组织、公司、产业、区域、社群等。 综合以上有关网络理论之论述,本研究之网络分析类型,主要是参考 Nahapiet & Ghoshal(1998)对于社会资本来源所提出的结构面(社会互动)、 关系面(信任与可靠)及认知面 (共享的愿景),而以咨询网络、信任网络及认知网络,做为网络分析型态,其中认知网络 之内涵系指团队成员彼此的目标契合度与价值观的相似程度,所形成之社会网络。另外, 网络分析层次则是以完整网络内所有行动者两两之间的对偶关系进行分析。 2-3 社会交换理论 组织中,成员间专业技能及工作经验的相互咨询是一种可供交换的社会资源,它能促 使组织成员在工作环境中交换经验、增进效率、创造合作和顺畅的企业流程。而「社会交 换理论」亦认为人际互动过程等同于社会资源交换的过程,组织成员彼此可从双方的互动 中得到应有的报偿,而这些报偿可能为有形或无形的。此外,社会交换为自愿性的交换行 为,并无外在的强制性要求受益者回馈,但因付出的一方创造了社会义务,因此受惠的一

5

方亦应有互惠性的回报(Blau,1968)。因此个人将会以理性、互惠与公正的原理,去审视 社会交换的报酬与代价。 组织成员彼此间的相互咨询,就是一种互动的形态。依照社会交换理论,团队成员间 彼此相互咨询程度的差异,将会影响彼此间的社会资源交流程度。亦即当两人之间彼此相 互咨询的程度愈高,将可能使此两人在知识资源的交流程度也相对提高;反之,当两人之 间彼此相互咨询的程度愈低,将可能造成此两人较不易产生知识资源的交流。准此,本研 究推论出第一个假设: 假设一:团队成员间,彼此相互咨询程度愈高,知识资源交流程度愈高。

Thomas(1998)认为信任通常涉及了期待或相信对方会以一种可预测的方式行动,而不 会完全以自我利益为考虑。Nonaka、Toyama & Konno(2000)指出组织成员间分享知识的前 提,是要彼此之间充满信任与承诺。Nahapiet & Ghoshal (1998)则指出,信任不仅让个人能 够取得并交换智慧资本,并且能够更有效地预期此交换的价值,尤其当面对模糊与不确定 的情境时,知识的交换更必须要仰赖社会关系中信任的存在。因此,组织成员彼此间的信 任程度的差异,将会影响个体在网络中获取社会资源的程度。亦即两人之间彼此的信任程 度愈高,愈易产生知识资源交流行为;反之,两人之间彼此的信任程度愈低,愈不易产生 知识资资交流行为。准此,本研究推论出第二个假设: 假说二:团队成员间,彼此信任程度愈高,知识资源互动交流愈高。 2-4 相似/吸引(similarity/attraction)典范 以相似/吸引(similarity/attraction)典范的观点认为人口统计变项、态度、价值观及认 知的相似性,会提升人际间的吸引与喜欢(Tsui & O’Reilly,1989)。即个体间拥有相似的背 景,具有共享的价值观及认知,较容易产生互动,进而促使彼此间资源及信息的交换。Tsai & Ghoshal(1998)亦认为,一个共享的愿景包含了组织内成员的共同目标与期望。当组织成 员对彼此如何互动有相同的认知时,即可避免沟通上的误解,而有更多自由交换想法与资 源的机会。此外,组织成员所分享的共同目标与利益,可以帮助他们看到资源交换与组合 的潜在价值。因此,具有共同愿景的组织成员,较能够成为分享与交换资源的伙伴。准此, 本研究推论出第三个假设: 假说三:团队成员间,彼此价值观的相似程度愈高,知识资源交流程度愈高。

三、 研究架构与研究方法
3-1 研究架构

6

根据文献回顾,本研究归纳出一个观念性的架构,如图一。 社会网络对偶互动 咨询网络 专业技能 信任网络 信任程度 认知网络 价值观相似性 H2 H1 知识资源

H3

图 1 研究架构图

3-2 研究对象与数据搜集 本研究以国内某研发单位内752位成员为研究对象,由于获得研究对象之协助与配合, 因此克服了社会网络分析最困难的具名问卷及关系性资料搜集,为一完整大样本之实证调 查报告。研究问卷总共发放752份,回收697份,剔除填答不完整问卷14份,有效问卷计683 份,有效回收率达90.82%。样本人口统计变项相关资料如表1所示。 表 1 样本人口统计变项分析表 项目 性别 类别 男 女 21-30 岁 31-40 岁 41-50 岁 51-60 岁 61 岁以上 专科 大学 硕士 博士 计 人数 662 21 158 75 294 134 22 7 148 431 97 683 百分比 96.9 3.1 23.1 11.0 43.0 19.6 3.2 1.0 21.7 63.1 14.2 100 项目 婚姻 类别 已婚 未婚 技士 技佐 技正 技监 军官 文官 聘雇 人数 535 148 39 366 248 30 14 110 559 百分比 78.3 21.7 5.7 53.6 36.3 4.4 2.0 16.1 81.8

年龄

职称

学历

背景



7

3-3 变量定义与衡量 本研究参考过去相关理论与实证研究来定义及操作变量,变量的操作性定义与衡量方 式如表2所示。 表 2:变量的操作性定义与衡量 研究构念 操作性定义 衡量题项 参考文献 咨询网络 在 专 业 技 能 中 1.您在工作上遭遇困难时,会请教哪些同 Burt(1984) 、 Krackhardt & 彼此咨询, 所形 事。 成的网络。 2.处理日常业务上,您常会和哪些同事讨 Hansen(1993)、 Luo et al. 论相关问题。 3.您认为贵团队中,哪些同事最具备胜任 (2003) 及 本 研 其工作所应有的专业技能 究自行编修 信任网络 组织内, 成员彼 4.在您的项目团队中,您最信任哪些同事。 此认定信任, 所 5.您觉得在贵团队中,哪些同事不会占您 形成之网络。 便宜,也会为您的利益面子着想。 6.您觉得在贵团队中,哪些同事对您是诚 实坦白的。 认知网络 组织内, 成员共 7.在您的项目团队中,哪些同事,与您具 同目标与价值 有相同的抱负。 观的相似程度, 8.在您的项目团队中,哪些同事,与您具 所形成之网络。 有相同的目标。 9.在您的项目团队中,哪些同事,与您的 价值观最相近。 知识资源 拥 有 网 络 中 其 10.当您接触到一项新技术时,最愿意与哪 Nonaka & Takeuchi(1995) 它成员愿意对 些同事分享。 我分享经验、价 11.当您获知一项新观念或理论,您最希望 及本研究自行 值、文字等资源 与哪些同事分享。 编修 的程度。 12.您最愿意将您的工作经验、技能,与哪 些同事分享。 3-4 网络数据处理过程 社会网络量表所获得的数据,为某一群体内所有成员间彼此互评之关系性资料,其主 要目的是调查填答者就某一事件与团队内其它成员的关系,如有往来关系者填入1,无往 来 关 系 者 填入0 ,透过这些资料的搜集,便可将资料转换为行动者对行动者的矩阵 (Actor-by-Actor Matrix)。当群体内有N 个成员时,则可制作一个N x N 大小的矩阵。例如 当某一群体内有A.B.C.D.E五位成员,行动者A 针对「您在工作上遭遇困难时,会请教哪
8

些同事」之题项,将B、D 填入答案栏中,而未将C、E 填入,则A 与B、D 所对应的矩 阵方格即为1,而A 与C、E 所对应的矩阵方格则填入0。所有成员所填答的结果便可形成 由0 与1 所组成的5×5矩阵。 社会网络量表之每一题项,即代表一种关系类型亦可形成一个矩阵,而本研究为使社 会网络量表所获得的资料能更明确的反应出成员间的关系,因此在问卷设计时,针对使用 社会网络量表之每一变量(包含咨询网络、信任网络、认知网络、知识资源等)均设计三个 题项,制作成三个矩阵,然后再利用网络分析软件UCINET将三个矩阵加总后求取平均值, 做为衡量的指标。因此,本研究圶社会网络量表之题项计有十二题。 3-5 衡量工具及方法 本研究之衡量工具是使用社会网络分析软件UCINET6.0,而分析的方法则是UCINET 软件内之MRQAP法(Multiple Regression Quadratic Assignment Procedure)。 在社会网络中,行动者由于所处角色及地位的不同,与其它行动者存在着某一特定的 模式。 两个达到完全结构均衡的行动者, 拥有在网络中与所有其它行动者完全相同的关系, 即此两者与他人的互动模式完全相同,然而这种结构均衡的可能性极为渺茫。因此,社会 网络学者广泛地运用QAP (Quadratic Assignment Procedure) 法,测量两个网络矩阵之间的 相关性,比较两两矩阵中所有对偶(dyadic)行动者的互动关系,若相似度愈高,则其中的行 动者之间拥有较高的结构均衡(吴毓淳,2002)。当以QAP法所得到之p值极小时(<0.05),代 表两个网络的关联并非偶然发生。 QAP 为 分 析 两 个 网 络 矩 阵 间 的 相 关 性 , MRQAP(Multiple Regression Quadratic Assignment Procedure)则是用来分析数个网络矩阵对一个网络矩阵的相关性, 即由某一矩阵 为依变项,其它矩阵为自变项,分析其回归模式之解释能力及显著水平(陈荣德,2004)。 MRQAP 中 运 用 了 一种 置 换 法 (Permutation approach) 以 检 验 矩 阵 的 数 据 呈 现 自动 相关 (autocorrelated)状况,当回归式中有许多自变量时,可计算各自变项矩阵对依变项矩阵的 R2值(Hinds, Carley, Krackhardt, & Wholey, 2000)。普通最小平方法(Ordinary leastsquares, OLS)是一般用来估计回归系数的计算方法,其在检视回归直线是否为最佳配适直线,即回 归直线到各样本点之间距离的平方和加总之总和最小,MRQAP的计算程序即以矩阵中 N(N-1)个观察数据为基础以OLS 计算回归系数Beta,而在计算一次后,会以随机的方式将 矩阵中的行与列进行置换(permutation),置换后再进行一次OLS 计算,得出另一个β值,而 不断地重复置换及OLS 的计算过程后,会得出一个β值的分配,而此分配则会与实际观察 的矩阵所获得的β值进行比较,如果少于5%的置换后β值比实际观察的β值大或相等,则我 们可以说此β值达到0.05 的显著水平(Krackhardt, 1993)。 由于矩阵中每一行的资料为同一人 所填,而每一列的数据代表的是所有人对同一人的认知或态度,故有可能产生自动相关的 现象,而必须以大量的随机置换来检验所得到的Beta 值是否达显著水平(Tsai & Ghoshal,

9

1998)。 MRQAP法是一种对一个或多个独立网络矩阵作非参数的统计算数相依回归矩阵(Tsai & Ghoshal, 1998), 所分析的单位两两成员间对偶的互动关系。 因此, 本研究将采用MRQAP 法来分析社会网络中两者间的互动程度,是否会影响此两者在社会资本的交流程度。而衡 量的数值主要是经由社会网络量表所获得之关系矩阵,透过网络分析软件UCINET运算获 得

四、 结果与讨论
表三为咨询网络、信任网络及认知网络对知识资源的MRQAP回归分析,其中模式一 咨询网络对知识网络资本之回归系数为0.761,达到0.001的显著水平,调整后R2为0.580, 这显示团队成员在咨询网络的互动程度与知识网络资本的交流程度有正向相关,亦即本研 究假说一网络成员间,彼此相互咨询程度愈高,知识资源互动程度愈高成立。 模式二加入信任网络后,对知识资源的回归系数为0.574,亦达到0.001的显著水平, 调整后R2则提高为0.679, 这显示团队成员在信任网络的互动程度与知识资源的交流程度有 正向相关,亦即本研究假说二网络成员间,彼此信任程度愈高,知识资源互动程度愈高成 立。 模式三再将认知网络加入后,对知识资本的回归系数为0.361,亦达到0.001的显著水 平,调整后R2更提高至0.738,这亦显示团队成员在价值观的相似程度与知识资源的交流程 度有正向相关,亦即本研究假说三网络成员间,彼此价值观的相似程度愈高,知识资源互 动程度愈高成立。 表三咨询、信任、认知网络对知识资源之 MRQAP 回归分析 模式一 咨询网络 信任网络 认知网络 R2 调整后 R N=564752
2


模式二 0.302
***

模式三 0.190*** 0.369*** 0.361*** 0.738 0.738

0.761

***

0.574*** 0.580 0.580 p<0.05
**

0.698 0.698
***

p<0.01

p<0.001

五、 结论与建议
5-1 研究结论

10

从社会交换论的角度,个人会以理性、互惠与公正的原理,去审视社会交换的报酬与 代价。因此,组织成员彼此间相互咨询及相互信任的差异程度,将会影响个体在网络中获 取社会资源的程度。另外,以相似与吸引典范的观点则认为人口统计变项、态度、价值观 及认知的相似性,会提升人际间的吸引与喜欢。即个体间拥有相似的背景,具有共享的价 值观及认知,较容易产生互动,进而促使彼此间资源及信息的交换。 本研究以MRQAP回归的分析结果亦发现,组织成员在咨询网络、信任网络及认知网 络的对偶互动程度,会影响社会资本的交流程度,即个体间在社会网络互动愈密切,对于 社会资本的交换便愈频繁。因此,本研究认为,组织若能营造一个良好的沟通环境,鼓励 成员间的互动,并塑造成员对组织的向心力及同共的价值观,必能促使成员间社会资本的 交流,进而达到创新的目的。 5-2 研究建议 从本研究实证的结果可以发现,团队成员间的互动愈密切,则彼此间的知识资源交流 便愈频繁。过去的研究显示,透过知识资源的交流,将有助于个人及组织的知识创新。因 此,组织若能营造一个良好的沟通环境,鼓励成员间的互动,并塑造成员对组织的向心力 及同共的价值观,必能促使成员间社会资本的交流,进而达到创新的目的。

11

参考文献
方世杰、方世荣(2000),知识管理-观念性架构的建立。商管科技季刊,1 卷 3 期,355-374 页。 任庆宗(2003),集团企业子公司之综效利益与弹性限制-网络观点,国立政治大学企业管 理研究所博士论文。 吴思华(2000),策略九说:策略思考的本质,台北:脸谱出版,城邦文化发行。 吴毓淳(2002),谁在八卦?一个社会网络的分析,国立政治大学社会学研究所硕士论文。 周丽芳(2002), 「华人组织中的关系与社会网络」 ,本土心理学研究, 18 期,175-228。 林晋宽(1995), 以资源基础理论探讨策略联盟之管理机制」 明志工专学报, 期, 「 , 27 131-143。 张火灿、刘淑宁(2002), 「从社会网络理论探讨员工知识分享」 ,人力资源管理学报,2 卷 2 期,101-113。 张吉成、周谈辉(2004),知识管理与创新,台北:全华科技图书。 陈荣德(2004),组织内部社会网络的形成与影响:社会资本观点,国立中山大学人力资源 管理研究所博士论文。 Davenport, T. & L. Prusak (1998), Working Knowledge, Boston, MA: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DeLong, D. W. & Fahey, L.(2000), Diagnosing Cultural Barriers to Knowledge Management, The Academy of Management Executive, 14(4), 113-127. Huseman, R.C., & Goodman, J.P.(1999), Leading with knowledge: the nature of competition in the 21st century. London: Sage Polanyi, M.(1967), The tacit dimension. London: Routledge & Kegan Paul. Nonaka, I. & H. Takeuchi (1995), The Knowledge-Creating Company, N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Inc. Miller, D. & Shamsie, J.(1996), The resource-based view of the firm in two environments: The Hollywood firm studios from 1936 to 196. 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 39(3):519-542.
12

Hall, R.(1992), The Strategic Analysis of Intangible Resources, Strategic Management Journal, Vol. 13 135-144 Spender, J. C., 1996. Making Knowledge the Basis of a Dynamic Theory of the Firm, Strategic Management Journal, 17, Winter Special Issue:5-9 Freeman, L. C. (1979), Centrality in Social Networks: Conceptual Clarification Social Networks, 1, 215-239. Ibarra, H. (1993), Network centrality, power and innovation involvement: Determinants of technical and administrative roles. 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 vol. 36(3): 471-501. Krackhardt, D. (1993), MRQAP: Analytic versus permutatioin solutions. Working paper, 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 Burt, R. S. (1992), Structural Holes: The Social Structure of Competition.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Cambridge, MA. Knoke, D., & Kuklinski, J. H. (1982), Network analysis. Newbury park, Calif: Sage. Nahapiet, J. & Ghoshal, S.(1998), Social capital, intellectual capital and the organizational advantage. 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 vol. 23(2): 242-266. Blau, P. M., (1968), Interaction:Social Exchange, In Sills, D. E., International Encyclopedia of the Social Science, New York: Free Press Thomas, C.W. (1998), Maintaining and restoring public trust in government agencies and their employees. Administration and Society, 30, 166-193. Nonaka, I., Toyama, R. & Konno, N.(2000), SECI,Ba,and Leadership:a Unified Model of Dynamic Knowledge Creation, Long Range Planning, 33,pp.5-34 Tsui, A. S. & O’Reilly, C. A. (1989), Beyond simple demographic effects: The importance of relational demography in superior -subordinate dyads. Academy of Manaement Journal, 32: 402-423.

13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